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中国确定中央企业明年六大任务稳增长居首位

2019-02-05 01:40:39

中国确定中央企业明年六大任务 稳增长居首位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24日公布中央企业明年的六项主要任务,其中,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生产经营稳定增长排在首位。

中新社北京12月24日电 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24日公布中央企业明年的六项主要任务,其中,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生产经营稳定增长排在首位。

国资委主任王勇当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表示,要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生产经营稳定增长;推进布局结构调整,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进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抓好科技创新,增强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强化企业管理,夯实科学发展基础以及加强企业党的建设,提高党建科学化水平六大方面为明年央企的工作重点。

在确保生产经营“稳增长”方面,王勇指出,明年需要研判形势,及时调整经营策略,超前做好应对措施和预案,防范经营风险;加强市场开拓力度,加快调整产品结构,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大力推进降本增效,健全成本核算制度体系,扩大资金集中规模和范围,压缩非生产性支出;强化业绩考核等。

在“调结构”、“提效率”方面,王勇强调,要进一步推进企业联合重组,系统规划央企布局;推动国有资本向重点行业和领域集中、向优势企业集中、向主业集中,按照主业控制投资方向;进一步推进产业升级,推进制造企业淘汰落后产能,服务企业向现代服务业转型,优势产业向产业链和价值链高端发展;加快走出去步伐,明确对外投资合作经营的重点领域和区域,创新适应国际规则的商业模式和运作方式。

在推进企业改革方面,王勇要求深化并完善中央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推进有条件企业整体上市,利用多个市场,引进民间资本和外资参与企业改制重组;深化建设规范董事会试点,扩大试点范围;深化人事、用工、分配三项制度改革,逐步建立用工准入制度;大力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减轻企业办社会负担。

在创新方面,王勇认为,要积极推进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加强研发平台、人才队伍、体制机制、组织结构建设;推进企业科技资源整合;加大研发投入,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打造一批知名品牌;依托重点工程、重大科技专项加快培养创新人才。

在管理方面,王勇提出,要提升集团管控能力;深化全面预算管理;加强风险管理;强化基础管理。党建方面,王勇表示,要推进竞争性选拔工作,优化领导班子结构,加强反腐倡廉工作。

规范央企高管薪酬 信息公开是前提

在日前召开的全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工作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特别提出要进行工资制度和事业单位人事制度两大改革。对于2013年的工作,尹蔚民提出,“改革国有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严格规范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加快建立企业薪酬调查和信息发布制度,探索发布重点行业工资指导线。”

央企是公众心目中高薪酬和好福利待遇的代名词。2011年,国有银行董事长与行长的薪酬平均增长率分别是9.14%与10.72%。而2012年会增长多少呢?目前虽不明朗,但高管的薪酬整体呈上涨之势是肯定的。但是,不少银行员工对此非但不满意,还抱怨自己的收入根本就是垫底的。如果这些普通员工所言非虚,那么,央企高薪酬、好福利也是“因人而异”的。管理层年薪动辄数十万、数百万甚至上千万,而大多数员工月工资一两千元,差距悬殊。

薪酬是正当收入,央企高管薪酬失控是分配不公的产物,本质上是央企高管利用监管缺失的自利行为结果。而“高管吃肉,员工喝汤”在资本主义国家是“法律所不允许的”。美国 《多德弗兰克法案》赋予股东多项权益限制高管的薪酬。自2012年起,英国所有大银行必须公布董事会成员及收入排名前8位的高管薪酬。在法国 ,亏损企业的高管是不允许加薪的。但在我国却很难看出高管的薪酬与业绩间的联系。20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发表有关“高管薪酬”讲演时指出,作为问题资产救援方案(TARP)改革的一部分,得到政府救援的金融公司高管的工资将受到严格的限制,最高年薪不得超过50万美元,要求相关企业申报其高管的基本工资,如果企业给予高管超过50万美元年薪的股票奖励,也必须在该企业还清政府贷款后方能套现。同时,企业还应加强成本费用管理,减少职务消费,取消“金降落伞”计划等。

一个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理念,企业高管的薪酬制度同样需要长期性和可持续性,好的制度体系最终要实现的就是高管的薪酬水平与他们所承担的和风险、贡献和努力相匹配。部分央企高管通过“合谋”的方式自己设定对自己有利的考核指标,然后自己给自己评定工作绩效,最后自己给自己定薪酬标准,甚至出现了高管薪酬随着业绩下滑而上升的怪现象。从上市公司财务报表来看,国企高管们除了坐享几十万乃至数百万、上千万的年收入外,还享有职务消费等隐性收入。

公开是公平、公正的基础和前提。在国外,对高管薪酬的最大约束之一是公开透明的信息披露,媒体经常会对高管薪酬进行追踪、披露和分析,从而对高管薪酬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和民众压力。在我国的香港地区,高管薪酬披露信息包括基本工资、津贴、退休养老计划、花红(年度奖金)、长期激励或股权收入等。从这个意义上说,高管薪酬要透明化,包括股权激励计划、在职消费等信息都应当清晰可见。所以,规范央企高管薪酬标准的前提是尽快建立薪酬信息披露机制。(证券时报)

调整利益格局 央企改革如何破题

从目前来看,进一步深化改革无疑是我们未来前进的方向

中国确定中央企业明年六大任务稳增长居首位

。如果说30年前的改革主要是从增量着手,那么当今的改革则必然触及已经“固化”的利益存量。所谓改革进入深水区或攻坚区,其实质就是涉及到了已经“固化”的既得利益群体。

改革要想继续推进,绕不开政府自身利益的调整,这主要表现在国民收入分配格局中,政府收入快速增长,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大,居民收入占比越来越小。公开数据显示,我国GDP从2000年89404亿元,到2011年增至471564亿元,12年增长427%;同期全国财政收入从13395亿元增至103740亿元,增长674%(还不包括政府性基金等非税收入);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从6280元,增加到21810元,农民人均纯收入更只从2253元增至6977元,分别仅增长247%和210%。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也有许多具体现实的原因。而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就要约束政府财政收入过快增长的趋势。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政府财政收入不可能下降,这首先是因为,我国公共财政和社会保障的水平还很低,还需要有很大一块财力加以保证。

但是国企特别是央企的利益“固化”藩篱,则到了可以突破的时候了。根据财政部公布的《关于2012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说明》统计,已纳入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范围的中央企业资产总额为33.81万亿元,2011年实现利润总额1.49万亿元,实现净利润1.11万亿元,2012年预计收取中央企业税后利润823亿元,仅占其净利润的7.4%。这一比例欧美国家为42%~65%、新西兰70%、挪威20%~53%。不仅如此,在800来亿元的资本收益中,调入公众财政预算用于社会保障的资金仅40亿元,占央企全部净利润的比例不足万分之五,这还是国资委下辖的非金融央企。至于金融央企,仅银行去年净利就超过1万亿元,可公共财政拿到多少呢?似乎不多。日前有消息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政府通过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向美国国际集团(AIG)注资1820亿美元,如今已悉数出售AIG的全部剩余股份,累计获利227亿美元,从而为金融危机期间美国政府最大的救助案划上了句号。中国的国有大行也多次获财政部注资,仅工、农、中、建四大行为改制上市注资就超过3000多亿美元,近10年过去了,财政部又分得多少红利,实现多少资本收益?

现在许多央企是盈也不好,亏也不好,盈了说是暴利,亏了(如两桶油炼油亏损)说是争补贴。为什么?原因之一就是央企经营缺乏透明度。要拆除央企的利益“固化”藩篱,首先要财务透明,金融央企也罢,非金融央企也罢,大股东按股份比例获取多少收益,均需公开透明,而不能内部循环暗箱操作。二要提高资本收益比例,目前金融央企加上非金融央企一年净利达2万多亿元,按大股东60%的持股比例,获益就在1.2万多亿元,一半上缴财政部就有5千亿~6千亿元,现在企业给职工缴纳的各种保险加上住房公积金,比例已经不小,然而社保个人账户空账还在逐年增加。正因为此,证监会主席郭树清才会公开表示,政府部门不应该拥有那么多以企业形态存在的资产,并建议划拨30%到50%的国有资产到社保基金。央企改革叫了那么多年,始终动不起来。现在是到了“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的时候了。我们期待着从最难调整的利益格局开始,让民众分享更多的改革红利。(理财周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