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投资骤降9成整体对外投

2018-08-03 00:40:06

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投资骤降9成 整体对外投资状况良好

6月21日讯,美国荣鼎公司最新公布的一份描述中企上半年对美投资的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受困于多重政策压力,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司完成了并购和绿地投资仅有18亿美元。与2017年上半年相比下降超过90%,这是过去7年里的最低水平。

6月21日讯,美国荣鼎公司最新公布的一份描述中企上半年对美投资的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受困于多重政策压力,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司完成了并购和绿地投资仅有18亿美元。与2017年上半年相比下降超过90%,这是过去7年里的最低水平。

2018年1~5月,中国公司在美国完成的并购和绿地投资与2017年同期相比下降超过90% 来源:荣鼎报告

该报告称,中国投资者正面临美国政策的双重改变:国会正在通过外国投资委员会来扩大国家安全投资审查制度;特朗普政府正威胁援引“301调查”对华使用更多的投资限制。如果算上资产剥离,今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净值是-78亿美元。今年前5个月,中国投资者卖了96亿美元的资产,交易数量也显著下降,从自2014年每半年平均85下降到2017年下半年的69,以及2018年上半年的39,创下六年内最低。

考虑到中美目前正在开启的又一轮贸易争端,这样的趋势在过去一年里已经引发业界担忧。与贸易领域相比,投资领域规则依然相当碎片化,并没有类似WTO这样需要各国政府给出部分授权的国际机构。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宣布,将出台措施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他最初给财长姆努钦60天的时间起草一份方案,几经波折,最后的措施定在了6月30日。

荣鼎咨询合伙人荣大聂对第一财经称,《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法案》(FIRRMA)很有可能于今年获得通过形成立法。虽然加强了安全审查,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市场就对中国投资关上了大门。“中国正常商业行为下的对美投资还是有很大增长空间,但是也有更为严格的安全审查。”他说。

与此同时,中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整体对外投资状况良好,比如“一带一路“沿线投资。2018年1~5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9个国家和地区的2987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478.9亿美元,同比增长38.5%,连续七个月保持增长。

联合国贸发组织(UNCTAD)投资司官员梁国勇告诉第一财经,预计2018年中国对外投资企稳反弹,“一带一路”则是对外投资的重要增长动力。“个别发达国家对来自中国的投资政策收紧的影响还是局部的,中国整体对外直接投资有望出现比较大的恢复性增长,但在半导体等高科技行业的并购,今后会越来越难。”梁国勇说。

中企对美投资面临多重压力报告认为,中国对美投资下降是真实而且持续的,一个大背景是美国政府整体对于中国经济参与表现出了更为对抗性的姿态,而中国去年也对资本给出了一些管控措施。

即将生变的美国相关政策意味着更多数据下滑的风险: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将主要扩张目标触及到以前不曾覆盖的风险资本和其它少数投资,援引“301调查”的技术转移规则收紧可能会有额外寒冷的投资限制。

报告亦指出,今年上半年,一直驱动中国对美投资的私营投资者,依然受到国内资本管制和更加严格的金融条件限制,可以从上半年交易的平均金额看出。CFIUS和其它美国监管方,现在也是中国完成待定交易投资者的主要障碍,今年前5个月,脱轨的交易值超过20亿美元。

经历了2016年中国对美投资创纪录的460亿美元之后,中国投资在2017年由于中国政府更加严格的审查和美国对外资进入并购的监管审查大幅跌至290亿美元。对于商界、中介和美国当地政府来说,最大的问题是,2017年的下降只是反映了一个短期的纠正,还是也是更少中国资本在美布局阶段的开始?

自2016年起,中国的监管机构已经开始逐步甄选那些“淘气”的套利资本,引导投资走向实体经济。从年初隐性的窗口指导,到2016年底,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连续公开发布通告,监管层已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2017年以来,随着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非理性泡沫逐步挤出,一些临时性措施也开始逐步退出,转为长期制度建设。

报告显示,除了新增大幅下降,中国企业今年上半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剥离在美资产,比如万达、安邦和海航。荣鼎统计达到96亿美元已经完成的资产剥离,还有40亿即将出售。

今年前5个月,中国投资者出售的价值96亿美元的资产。今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净值是负78亿美元。交易数量也显著下降,从自2014年每半年平均85下降到2017年下半年的69,直到2018年上半年的39,在六年内最低。

2018年1~5月,健康和医疗领域首次成为中国对美投资的首选标的 来源:荣鼎报告

中国投资的产业结构,也在今年前5个月发生了重大改变。由于山东威高集团以8.5亿美元收购美国医疗器械公司 Argon Medica以及其他六个案例的影响,健康和医疗领域首次成为中国对美投资的首选标的。虽然中国资本管制,房地产和酒店业依然是第二大接收中国资本的领域,主要是中等大小规模并购酒店和房地产。娱乐业也是被中国政府严格审查的项目,仍增长至中国对美投资的第三大领域

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投资骤降9成整体对外投

,大多是由于海外注册的互联和游戏公司(比如腾讯和易),这样就不需要将资金转到境外来支持海外交易。

中国对美投资仍面临极大不确定性一些迫在眉睫的美国政策打压了中国在美投资的可能性。首先,是美国财政部与国会力推的FIRRMA(目的是让CFIUS的安全审查深度和过程更加现代化),已经进入了深度讨论阶段。

报告认为,FIRRMA并不会严重影响中国收购美国公司(现行的安全审查已经覆盖持股10%及以上的并购案例),新的法律将会对其它投资模式比如风险资本造成阻碍。重要的是,这将会让美国商务部拥有对向外转移技术更加严格的控制。这个对美国发起技术转移的强化审查将会降低来自中国对研发设备和其它密集创新行为的绿地投资,尤其是有潜在军用的技术比如自动驾驶、机器学习或是半导体。

第一财经采访的众多美国投资专家和业界人士人均认为,不论是FIRRMA,还是特朗普政府援引“301调查”可能于月底前出台的相关措施,都给未来并购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这是最影响交易信心的部分。

报告也认为,与FIRRMA还在通过活跃的公共辩论和广泛的法定程序来打磨相比,更迫切的是可能于月底出台的政策,但没有人能确定这个不可测的政府会做什么。通过一个已经在运行的关于国家安全风险的适当法律辩论,很可能任何其它的行为都将进入未知经济安全范畴(包括互惠),这是在过去40年里,CFIUS努力避免涉入的领域。

此外,新公布的交易金额和数量意味着,中国在美投资水平在未来数月依然会维持在低迷水平。一系列迫近的并购交易通道依然更窄,平均交易额比之前要低很多。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最大的投资是泛海的27亿美金收购genworth financial,这项交易是在中国对美投资的黄金时间2016年10月公布的,但是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才通过CFIUS的审查。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除去直接投资,今年前5个月,相关主管部门共备案或核准对外投资企业3373家,中方协议投资额455.03亿美元。其中备案或核准非金融类对外投资企业3356家,中方协议投资额420.15亿美元;备案或核准金融类对外投资企业17家,中方协议投资额34.89亿美元。

1~5月,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54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59.3亿美元,同比增长8.2%。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362.2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2.4%;完成营业额307.4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4%。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