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紫鑫药业被指银广夏第二董秘称管理层出动调

2019-01-12 14:38:13

紫鑫药业被指银广夏第二 董秘称管理层出动调查

昨天,上海证券报一组题为《自导自演上下游客户紫鑫药业炮制惊天骗局》的报道震惊资本市场。报道指出,曾经因人参概念而引起市场骚动的紫鑫药业,从头至尾竟是其实际控制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惊天闹剧。10年一轮回,银广夏真的又再现江湖了吗?昨天,紫鑫药业董秘钟云香在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公司方面整个管理层已全部出动,针对媒体报道的有关内容展开调查。(点击进入>>>紫鑫药业个股微博)

■回放

公司业绩与股价齐涨

自去年开始,貌不惊人的紫鑫药业披上了人参的华丽外衣,业绩开始一飞冲天。2010年实现营收6.4亿元,同比增长151%,实现净利1.73亿元,同比暴增184%。今年上半年,紫鑫药业再掀狂潮,实现营收3.7亿元,净利1.1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26%和325%。

先于业绩爆发性增长的是其一路飙升的股价。2010年十一长假之后,紫鑫药业股价如同驾上了筋斗云,翻滚着摇身变成了A股市场的一大牛。即便是之后A股大盘跳空低开并接连触底,紫鑫药业也丝毫不为所动,独立行情一再延续。尤其是在去年年底,紫鑫药业成功高价增发,获得再融资10亿元。自彼时至今,其股价已累计暴涨207.73%。

然而正当炒作火候正浓,今年7月份,一封匿名举报信流传于各大站,剑指紫鑫药业各项虚假交易,其中不乏与上证报报道相吻合之处。事后媒体纷纷跟进,不堪重压的紫鑫药业连发两篇澄清公告为自己正名。有关通化致远属虚假公司、或涉及关联交易的质疑,紫鑫药业澄清公告中声明:通化致远只是销售客户,在与其签订买卖合同时,公司检查了其营业执照等证件,评估了其信用状况。2010年公司销售给通化致远人参产品1598.23万元,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768.89万元,2011年月份,公司销售给通化致远人参产品1073.70万元,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为433.70万元。

■回应

紫鑫称已全员出动调查真相

遭遇突袭的紫鑫药业于昨天早盘前发临时公告,称公共传媒出现关于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信息,可能对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故于今日开市起临时停牌,待公司通过指定媒体披露澄清公告后复牌。

昨天,紫鑫药业董秘钟云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方面整个管理层已全部出动,针对媒体报道的有关内容展开调查,并密切关注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对于有无其他关联交易等事项目前尚无法断论。钟云香强调,业务关系是绝对真实的,货物、发票、款项等都有真实的往来。针对投资者关心的复牌之后的股价变化等方面,钟云香表示,目前对投资者最为负的方式就是等核实相关情况后再行复牌,尚无法预测事件对股价的影响。

鉴于报道中多次提及紫鑫药业董事长郭春生的有关操作,钟云香称作为董事长,郭春生已经参与公司内部的调查工作,目前并未有相关的结论披露。

■影响

复牌后公司股价难乐观

所谓十年一轮回,2001年8月的银广夏财务诈骗案虽已尘封,但复牌之后连续15个跌停板的幕幕凶险仍清晰在眼前。上证报有关紫鑫药业骗局一经曝出,市场第一反应即是银广夏第二,除关心事件最新进展外,无不担心其复牌后的走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此,国诚投资投资总监黄道林认为,尽管目前尚无权威证据证明媒体报道属实,但虚假可能性甚小。关联交易虚增业绩是上市公司业绩造假最常用的手法。从二级市场的走势看,其目的不外乎是为了配合炒作,造假的回报可谓无本万利,紫鑫药业成功高价融资就是很好的案例。这种行为对二级市场的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目前市场环境不稳的情况下。

大同证券投资顾问付永翀则认为,从报道内容来看,紫鑫药业与相关公司确实有着说不清的联系。若基于业绩优良而股价上涨的逻辑一旦破坏,股价暴跌是唯一的选择。从十年前的银广夏到如今的紫鑫药业,资本市场对监管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于公司业绩的披露、交易披露等,要求监管层关关把严。

银腾前瞻财讯研究员韩东良认为,从采访报道的证据链来看,内容属实的可能性很大。无论事实终究如何,复牌后的紫鑫药业都难免恐慌性暴跌,区别仅在于跌停板的个数。

此外,一位曾在今年5月份前往吉林做人参产业调研的媒体从业者告诉,当时调研之后对紫鑫药业的感觉是不太靠谱,因此在事后的报道中甚少提及这家看起来很美的公司。

■机构

多只基金二季度已出逃

面对紫鑫药业复牌必然跌停的众口一词,曾经或正在投资紫鑫药业的投资者必然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对比一季报与半年报的前十大流通股名单,曾经重仓出现在一季报中的包括华商策略精选、农行汇理、兴业有机增长、申银万国证券、交银施罗德保本等在内的机构资金,在半年报中全部隐身不见,从各大资金的进出时点来看,预计均为获利出局。而唯一做到从一而终的就是泰达宏利价值优化型基金,不仅未离场,反而在二季度再度加仓。此外,二季度新进的银河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华富成长、浦银安盛三大机构资金似乎只有挨宰的份儿。

除了实力雄厚的机构资金外,最有资格暗地里沾沾自喜的莫过于超级牛散黄少彬。今年一季度,黄少彬以92

紫鑫药业被指银广夏第二董秘称管理层出动调

.07万股位列紫鑫药业第七大流通股,但半年报中已不见其身影,粗略估计为获利离场。据资料,黄少彬曾在广州浪奇的定向增发中一展拳脚,并在吉林化纤、滨化股份等多只股票中获利不菲。

除了大户资金的悲喜录外,散户投资者的命运亦引人关注。紫鑫药业股吧内,一位投资者悲观表示看到曾经风光无限的银广夏跳水的行情,我颤栗的发抖!这下全玩完啦!对此,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司马炜娜表示,除非证监会有明确的处罚决定表明紫鑫药业有确凿的欺诈事实,否则投资者难以对复牌后或将引致的投资损失维权。

■悬疑

不少券商曾发文力挺

凭借着人参概念,业绩与股价齐涨,紫鑫药业成为投资者与研究机构眼中的宠儿,前者竞相参与购买,后者则频频发文力挺。

据专业股票咨询迈博汇金统计,自去年10月份以来,共有13篇研究报告以人参产业利好为由对紫鑫药业维持乐观评价,其中5篇来自国海证券,6篇来自长江证券,2篇来自天相投顾。昨天多次拨打研报中,但均无人接听。对此,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倍感诧异,指出如此集中的调研似乎有些蹊跷。

■事件

媒体曝紫鑫虚假交易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紫鑫药业以人参贸易为托,上下游关系错综复杂,客户信息扑朔迷离,而最终均指向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紫鑫药业织就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体内循环络:采购额占其年营业收入总额11%的第一大客户四川平大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平大生物)是紫鑫药业的影子公司;采购量占营收总额超10%的第二大客户亳州千草药业是紫鑫药业全资子公司吉林草还丹药业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即亳州千草药业是紫鑫药业孙公司;第三大客户吉林正德药业有限公司中方股东的实际控制人正是紫鑫药业的董事长郭春生。

除了三大客户疑云外,紫鑫药业的周围还环绕着通化系、延边系八家疑似壳公司。在上证报的调查中,紫鑫药业2010年度应收账款排名第一的通化致远与第二的通化鸿雅、第四大客户通化立发、第五大客户通化文博无论是从名称(均为通化XX人参贸易有限公司)、注册时间(均为2010年7月19日或前后)、地点(均为通化经济开发区经开环路2号服务楼10X室)、注册资金(均为1亿元)、联系等信息高度一致;而为紫鑫药业提供参源的上游客户延边嘉益、延边耀宇、延边欣鑫、延边劲辉也具有类似高度相关性。上证报继续调查后发现,八大公司的最终控制方再次指向郭春生。

至此,上证报还原了一条紫鑫药业自导自演的产业链:紫鑫药业向延边系支付参源采购款,延边系在收到款项后即可通过各种渠道转至通化系,再由通化系采购紫鑫药业人参产品,相关款项也再度流入由郭春生掌控的紫鑫药业。由于上、中、下游均为郭氏家族及其相关方所控制,那么其同样可以自由调节营收规模乃至盈利大小。在此背景下,紫鑫药业与上述客户在2010年所进行的大量人参买卖交易也便存在巨大的自买自卖甚至虚假交易的嫌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