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川润股份23连阳狂飙140谁在制造炒作概

2018-08-03 17:27:05

川润股份23连阳狂飙140% 谁在制造炒作概念

疯狂仍未结束。

3月14日,在持续收下22根阳线,并创下年度A股最大涨幅138.63%后,已晋身第一牛股的川润股份 ()再次因除权除息后的填权行情而疯狂飙升。

该股当日高开4.55%,此后震荡上行,并迅速在半个小时内触及涨停板,买手其后虽未能坚挺,但截至早盘仍握有8.46%涨幅。午后大盘跳水,该股震荡加剧,涨幅一度回调至2.14%,但尾盘的放量拉升最终将其推高至9.39%。以复权价计算,该股全天涨幅达8.88%。至此,如从23连阳开始的2月10日该股的开盘价9.84元算起,至今日复权后的最高价23.78元,其23连阳的涨幅就已达140%。

而当天的成交量和换手率分别创高8.06亿元、74.92%。当日晚,因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公司发布停牌核查公告。

从盘面看,以营业部为主要战场的游资敢死队们成为该股此次上涨的主要动因。注意到,年后以来,该股七度现身龙虎榜 ,数十家营业部参与其中。其中尤以上海、宁波、杭州为主的江浙游资为甚。而稍显巧合的是,曾誉为“宁波涨停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早于此前通过旗下阳光私募产品“泽熙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秘密潜伏。

或许堪称预兆,此后游资的“击花传鼓”慢慢成就着该股的疯狂。据成都本地某对此颇有关注的券商人士称,川润股份基本面没有太多亮点。而公司人士也对表示,目前并无重组等计划。

而发现,游资炒作的题材主要集中在其“10送10派1”的高送转分红和年初被证监会核准的增发融资计划。但正是沿着这条主线,游资在脱离于公司基本面外,给川润股份创造了一次无法阻挡的狙击战。

谁在制造炒作概念?

3月7日,川润股份2011年股东大会如期召开。但这场新年来的首次股东会面并未引来机构抑或研究员的到场。“全年5756.22万元的净利,同比增长仅13.52%”显然很难引起他们的关注。不过,最终确定的3月14日的高送转除权日却成为股价飞涨的直接诱因。

注意到,该股除权除息前曾连续两个交易日封死涨停板,除权当日更6次冲击涨停,多方势头凶猛。而在年后32个交易日内,该股更在一举收获23根阳线的同时创下140%的A股最大涨幅。

抢权行情被市场解读为这一时期该股上涨的主要动因。此前2月16日,该股在发布年报的同时披露拟“10转10派1元”的高转送方案,而自3月8日起锁定3月14日为除权除息日后,该股仅5个交易日就达到近50%的涨幅。

而除了高送转之外,川润股份还具有自身的特殊原因。K线走势可以看出,市场回暖的年后第五个交易日,公司拖沓半年有余的增发方案正式获得证监会核准批复,自此公司股价就一路上扬,及至年报披露高送转方案前累计涨幅达20%。

公告显示,2011年8月18日,川润股份公告称,拟以不低于10.94元/股的价格向不超过十名的特定投资者增发不超过4600万股。此后受市场及股价大幅下跌影响,公司在11月9日将增发方案调整为“不低于9.2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增发不超过5500万股”。一个月后,该方案经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

“川润已连续两年进行增发,市场关注度相对较高,加之年初市场明显好于年前,所以这给市场创造了机会。况且公司也需要市场推高股价,以博取机构对于增发的参与。也所以公司股价的内在冲动性较强。”前述券商人士认为。而与此同时推出高送转,既有公司的内在需求又有增发的因素考虑,而且很大因素可能是为增发铺路。巧合的是,年后的市场的炒作热点也正好转移至高送转题材。

但川润股份目前基本面并不突出,其主营业务因具有强周期性而面临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公司目前预告的一季度业绩同比增幅仅为30%到50%。而2011年每股0.34元的收益相对于除权前的股价,市盈率已高达63.58倍。显然,相较于市场整体30多倍的PE,其股价风险已不小。

江浙游资成炒作主力

从交易信息看,敏感的游资们成为该股背后推波助澜的主要力量。而截至目前,其仍然在乐此不疲地参与到后期的填权行情。

3月14日的龙虎榜信息显示,川润股份涨幅偏离值13.49%,成交量达6985万股,占到其流通股的近四成。其中,国泰君安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以2401.97万元位居买入榜榜首,排在第二位的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与其差距较大,仅买入1003.06万元。其他三家营业部则分别来自温岭、重庆、合肥;卖出榜上,以苏州、南京、上海为首的江浙游资出现大肆出货,最低卖出量也超过千万元。

查看在此期间的龙虎榜信息,注意到,此次高位出货的游资也正是前期介入的江浙游资。而自公司股价涨幅开始,来自上海、宁波等地的江浙游资几乎左右着该股的股价走势。

2月8日,公司异动开始的第一个龙虎榜信息显示,上海本地游资先期参与吸筹。卖出榜上除广州一家营业部少量卖出外,包括国泰君安交易单元在内的四家营业部均来自上海。而买入榜上上海则有两家营业部接盘,此外来自无锡、天津、淄博等地

川润股份23连阳狂飙140谁在制造炒作概

2月14日,宁波游资开始加入进来,与上海营业部一起成为买入主力 。从较小的买入量看,此前的吸筹的营业部已然惜售。而卖出量主要来自深圳等五个地方闲散游资。其后的2月16日与此情况大致相同,除了上海、杭州等地游资外,买卖双方都分布较散。

2月17日,则是上海等江浙游资炒作最猛的一天。当日买入、卖出榜几乎全被上海、杭州两地营业部占据。而卖出榜前两位却分布来自广州、常州。显然,早于此前这两地营业部曾积极参与吸筹。

3月伊始的抢权行情下,公司砝码则主要在以上海、杭州为首的江浙游资和以深圳、广州、厦门为主的广深沿海游资轮流买入卖出。不过,从买入量看,江浙游资始终处于买入的主力,其余各地因股价疯涨而至的游资则多短线参与。

从目前江浙的卖出来看,显然此轮炒作行情已然水到渠成,获利颇丰。尽管从参与并现身的营业部,仍很难看出是否出自同一主力之手,但从游资来源看,与四季度“泽熙”私募的进驻似乎有着一定的联系。资料显示,原为“宁波涨停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目前掌控的泽熙私募也正好位于上海。

“泽熙私募获利已不言而喻。”有市场人士称,私募一般存在分仓炒作情况,由于彼此信息交流频繁,所以很难避免自炒自卖,拉高股价。按川润股份年报披露的持股情况看,泽熙私募持有的63.46万股,目前浮盈已超过700万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